2016年07月

On Air

雄心壯志,離不開對主的認識,要學會對神的仰望。

雄心的聯想

我們不會、我們不能;但是靠著主,我們的傳福音的雄心壯志因著主的祝福,結出了美好的果子。

與癌共舞 (節目博文)

~ 主持人雨澤和常約瑟分享   (【生活無國界】節目博文) (以下雨代表雨澤,常代表常約瑟) 雨:常老師在上期節目當中給我們講到,自己其實是從事業的巔峰到後來被檢查出癌症,以及一直在整個醫治過程中不斷被宣判死亡的辛苦歷程。後來常老師在絕望無助的時候,開始更加依靠創造天地萬物的神。為什麼在這裡說想起來更加依靠神了? 常:那時候我認為我走頭無路了,周圍的任何人都無法安慰我。很多教會的朋友都為我禱告,但是我覺得走不到我心裡面去。我對死亡是這麼懼怕覺得自己在這個世界上還沒有活夠,覺得自己沒有像從小熟悉的那些不怕死的英雄那樣視死如歸,做不到。所以絕望無助的時候我就發現,唯一可以依靠幫到我的不是什麼人間的英雄,而是那個創造天地萬物的神。只有讓聖靈進入我的心裡,我才放下怕死的心理負擔。 雨:那常老師講到說自己開始依靠神,的確很難,但是後來的確就是生活當中的一個人物的故事,給您帶來了一個轉機。 常:幫助我從怕死的恐懼裡解脫出來的,是一個我也想不到的,在聖經中的一個人物。這個人是一個沉默的人,他沒有寫過聖經裡的福音書。聖經裡你根本找不到他講的一句話。他是一個病患。患了類似癌症一樣的病。他就是死了四天之後,被耶穌從墳墓裡呼喚死而復生的拉撒路。 我發現,我跟拉撒路鑽進了同一個洞,這個洞是一個黑暗的死丘。進去的人便陷於恐懼絕望中無法自拔。洞裡面沒有空氣,進去就會讓你窒息,沒有了求生的欲望。洞口被石頭擋著,你不把他挪開就沒辦法活。拉撒路與我無法憑著個人的力量去挪開那石頭。他畢竟是已經死了四天的人,他的屍體開始散發出臭氣。對我來講,我也是個拿了死刑判決書的人。沒有任何的選擇,擺在我面前唯一的生路就是我完完全全依靠那至高無上全能的神。他替我挪開擋在洞口的那塊石頭。 雨:我們說到癌,是談癌色變,你卻是與癌共舞。過去七年來,你如何看待癌症的? 常:這個問題我不能給你很好的答案,每個人都說癌症可能是一個咒詛。可能是你做什麼壞事了,有罪了、可是你看約翰福音9章耶穌講過的一個事情,當時門徒認為眼瞎了是人犯罪的結果。 “耶穌說也不是這人犯了罪,也不是父母犯了罪,是要在他身上顯出神的作為來。” (約9:3) 另外一個例子就是義人約伯受苦的例子。他失去了自己的財產、十個兒女的生命,他自己的健康都沒了。他朋友也認為他受的罪是隱秘之罪的審判。但神也否認了這個控告。這些例子表明,癌症、受苦不一定是人犯罪的結果。但罪肯定會帶來受苦,神可以使用苦難來提醒罪會帶來的結果。神可能還有其他的目的,但是苦難、癌症的存在,並不是意味著神不愛我。在患癌症的期間我們基督徒要信靠主,知道他愛我們,他對我們的生命有計劃,這樣就會榮耀神了。在苦難中榮耀神是我在病痛期間得到的最美好的啟示與恩惠。 雨:還有一個美好的事就是常老師講到說患了癌症之後與家人在一起的時候就更多了。這對你來說有什麼特別的意義嗎? 常:我在與癌共舞的七年當中,我被家人的愛環繞擁抱。實際在精神上遭受壓力最大的並不是我,而是周圍最親近的人。他們每天要承受即將失去親人的痛苦,是無法用言語表達出來的。我的妻子很堅強,她用堅強的信心默默地伴隨著我。有時候半夜她開車帶我去急診室,我在那裡折騰一個晚上,她就一整夜都不能睡覺。 雨:最後,常老師我有一個問題,就是我記得在你的文章當中提到過一句話:我不再把癌症視為飛來橫禍,而是把它當神賜給我的一個獲得,超絕非凡嶄新生命的介體。人們如今也不再懼怕死亡了,並且會有這樣的感觸,來跟我們談談這一輪的新生吧。 常:簡單的講吧,就學著面對死亡這三門功課。 第一,活著要有盼望,就像彼得前面說的,說我們有活著的盼望,可以得不能朽壞、不能玷污、不能衰殘的各種盼望。 第二,心裡要有喜樂,因為聖經上說你們是大有喜樂,但如今在百般的試煉中暫時憂愁,暫時恐懼,癌症都是暫時的。 第三要學會順服。 雨:謝謝,我相信收音機前和電腦前的也有一些的聽眾朋友是癌症患者,常老師對這些朋友或者對我們這些弟兄姊妹有什麼樣的話要說。 常:順服不要抱怨,因為神掌控了一切。 雨:對,最後我想聽聽常老師走過這7年,一直提到家裡人這種關懷,對提起家人有什麼話要說。 常:對家人,還是那句話,遵守我們的契約。一個人倒下不是要全家人倒下。 雨:那最後請常老師為我們收音機前的朋友來禱告。 常:敬愛的天父,感謝你給我們寶貴的機會,跟大家一起分享我在癌症期間的經歷,手術的祝福治癒,請主繼續祝福我們每一個人。就是那些不是癌症患者,在生活中也學會怎樣活得快活,怎樣學得活得有喜樂,怎樣學會去把生活的束縛,把一切都交給神的手裡,禱告祈求奉主聖名,阿們!  

主僕家書 201607

夥伴們除了製作節目的費用外,還需要共同負擔在菲律賓和韓國電台播放的使用費,每年共約60萬美元。